2011
   綜合新聞
      2022
      2021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2008
      2007
      2006
現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綜合新聞 > 2011
楊樂院士:學習成才要像跑一場馬拉松
2011-11-29 | 编辑:

 

记者:雷宇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表时间:2011年11月28日  

“永遠不要放棄你的理想,不要爲一時的得失所迷惑”

  在外界眼中,而今已經72歲的楊樂“年輕得不可想象”。

  他成名太早了,他在“科學的春天”跻身時代的學術明星譜,同時期出現的那串閃光的名字——華羅庚、陳景潤、錢學森、鄧稼先在當年人們的印象中已是一部翻閱已久的厚重大書。

  他的一生似乎被傳奇與幸運之神所籠罩。

  初中立志一定要把用中國人名字命名的定理寫在未來的數學書上,20多年後,他和同事張廣厚的成果被國際上稱爲“楊—張定理”。

  高中時,他在書皮上寫下“中科”二字,而今與中國科學院已攜手走過半個世紀,他曾是中國科學院數學物理學部年齡最小的學部委員(院士),出任中科院數學研究所的掌門。

  然而,楊樂更願意將此解讀爲理想與堅持的曆程——“我把我的一生獻給了數學研究事業。”

  楊樂有一句名言:“永遠不要放棄你的理想,不要爲一時的得失所迷惑,這樣才會不負此生。”

  在這背後,很多場合,楊樂則會和年輕人分享和強調華羅庚的名言:“聰明在于勤奮,天才在于積累。”

中學階段做了上萬道數學題

  楊樂出生于江蘇省南通市,這個長江邊上的城市“據江海之會、扼南北之喉”,自古大家輩出,更有清末狀元張骞辦教育興工業,被譽爲“中國近代第一城”。

  楊樂中學就讀于江蘇省南通中學,這所當地最好的中學被人稱作“省中”,簡潔中保持敬意。

  记忆中,那里有藏书丰富的圖書館、独立设置的理化实验室,这样的条件当时即使在大城市也不多见。

  其時,新中國剛剛成立,整個社會一片欣欣向榮。1952年,第一次全國大學招生統考的消息傳出,讓剛從懵懂中走出來的楊樂隱隱感受到了國家對人才急切需求的信號。

  楊樂的記憶中,中學的科目教學進程都很慢,上課認真聽講,當堂便能較好地掌握學習內容。每次老師都會布置4~6道作業題,他常常課間10分鍾就能完成。

  這給楊樂課後留下了大量時間,家裏哥哥姐姐留下的數學參考書不少,楊樂開始大量做課外習題。攻克一道道難題,自信心不斷增強,對數學的興趣也越來越濃厚。

  網絡上廣泛流傳著楊樂的一段傳奇——中學階段做了兩三萬道數學題,楊樂坦承,自己沒有專門統計過,“但肯定過萬了。”

  勤奮的學習精神給他打下了堅實的數學基礎。他曾深有體會地說:“雜技演員走鋼絲的本領,是長年勤學苦練的結果。要想靠小聰明僥幸獲得成功,那只能從鋼絲上摔下來。”

  初三時,楊樂找來全國大學統考的數學試題,發現只有一道題不會做,估計考個70分以上沒問題——在當時,這樣的分數足夠上一所不錯的大學。

  楊樂有了一個朦胧的想法:以後進大學讀數學系,並且一輩子從事數學研究工作。當時,楊樂已經聽說中國科學院是我國最高的學術機構,其中的數學研究所就是專門從事數學研究的,聽說了在那裏工作的華羅庚。

  高一時,發了新的教科書,楊樂用漂亮的畫報紙包上書皮,悄悄地在書皮上寫下了“中科”兩個字,憧憬今後進入中國科學院專門從事數學研究。

  多年後回顧這段往事,楊樂笑言,之所以當時沒有直接寫上“中科院”,是怕同學看到後笑話,其含意成了隱藏在那個14歲少年心中的秘密。

  楊樂高中的後期,“向科學進軍”風靡全國,在中學校園裏,“課外小組”如雨後春筍不斷出現。

  楊樂選擇了數學小組,並很快成了小組裏的“小先生”。每周一次,這個班上年紀最小的中學生走上講台,面對40多名同學,連續開講10多次,內容還都是課堂的延伸。

  半個世紀後回眸,楊樂笑言當年是“強出頭”,但更充滿回味,“講出來讓別人聽懂比單會做要求高得多,而這也讓自己受益終生。”

兴趣的培养 关键看中学

  數學之外,樂趣不少。

  楊樂初中時常常打乒乓球、高中踢足球,也曾因年少激情,和同學一夜急行軍走上10多裏路。

  春假和秋假的遠足,在少年楊樂的心中看得很重,南方多雨,出發前一兩天早晨起床就趕緊看天氣,有了變天的征兆,不由平添幾分惆怅。

  每兩周左右,楊樂還會跟著家人去聽一次京劇,至今說起蔣幹盜書、劉備招親等三國戲的臉譜、服飾、唱腔,楊樂依然記憶猶新。

  “興趣是不是天生的?”與青年人接觸時,楊樂經常被問到這樣的問題。

  他的回答總是十分肯定,“興趣是可以培養的!”

  在楊樂看來,專業上要創新,必須要有強烈的興趣,而培養興趣最好的辦法就是多下點工夫,經常和自己所學的專業知識“接觸”。原本不懂的地方,隨著接觸次數的增多就了解了,弄懂了,興趣也會隨之一點點地增加。

  楊樂說,興趣的培養,關鍵看中學。

  他現身說法,“我對數學的興趣也不是天生的,小學時也不是很好。”至于家學,楊樂的父親曾師從過當地一位名家——之江大學教授徐昂,不過研修的是文學。

  改變從楊樂上初二開始。

  當時新添了代數與平面幾何兩門課程。代數課裏,用英文字母可以表示數,數字與英文字母構成了代數式,並且可以進行加減乘除的運算,這讓楊樂感到十分新鮮——只要設未知數便可以列成代數方程,小學算術中需要繞來繞去的雞兔同籠一類的問題,變得簡單而規範,楊樂一下感受到了“代數的威力”。

  平面幾何課上極其嚴謹的邏輯推理和有趣的幾何圖形同樣深深地吸引著楊樂。

  正是從那年秋天開始,楊樂在這些過程中感悟、培養了對數學的興趣,真正開始了與數學的不解之緣。

學習成才要像跑馬拉松

  除了興趣,這位已過古稀之年的老人還想與後輩們談談理想與堅持。

  “今天的年輕人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理想,想考名牌大學、找份好工作,整個社會過分談錢。”楊樂說得一針見血。

  楊樂說,改革開放30多年,中國已經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人均算起來依然不足,“中國應該對世界作更大的貢獻”。

  楊樂把目光投向今天的中學生。

  他曾算過一筆賬:博士畢業到成爲一名專門人才,大約要經過8~10年的努力,如果從中學畢業算起,4年的本科,6年左右的碩士博士,加起來差不多20年時間。

  閱曆經年,楊樂感慨,“努力幾個月半年,很多年輕人可以做到,但是20年的奮鬥,期間面臨身體、家庭、婚姻等重重考驗,沒有一個理想的支撐,沒有雄心壯志是很難實現的。”

  “陈景润并不是数学天才!他是在对数学具有浓厚兴趣的前提下,经过长期刻苦的努力,最终攀上世界数学研究的高峰的。” 杨乐拿自己昔日的同事陈景润举例,陈景润当时在研究哥德巴赫猜想时,几乎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境界,仅演算草稿就装了几麻袋。

  上個世紀50年代,楊樂進入北大。記憶中,每天早晨飯廳剛一開門,同學們買上簡單的早餐,就是一碗粥,一分錢鹹菜,一個饅頭或者窩窩頭,邊吃邊走,到了閱覽室找到一張空位置,如果稍微晚幾分鍾就沒有空位置,星期天也不例外。

  社會上都認爲華羅庚是天才,楊樂則記起了錢偉長曾講過的華老的一段轶事。錢偉長在清華讀書的時候,每天早晨5點鍾就起來了,曾被認爲是當時清華最用功的學生,後來他發現華羅庚比他每天起床時間還要早,更用功。

  楊樂勉勵當代的中學生,“學習成才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一定要有長期努力的思想准備,要有吃苦耐勞的精神。不能只奮鬥一段時期,而要像跑馬拉松一樣,堅持不懈,不斷進步,提高自己的水平。”

附件下載: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電子政務平台   |   科技網郵箱   |   ARP系統   |   會議服務平台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